切尔西最超值签约!能攻又能守 最大命门靠他拯救_1

切尔西最超值签约!能攻又能守 最大命门靠他拯救
两连败的切尔西在主场迎来西汉姆的挑战,上赛季切尔西遭遇对手的双杀,经过90分钟的战斗,切尔西3-0拿下了这场伦敦德比,但过程并没有比分显示的那样轻松,切尔西的球门遭遇了长时间的考验,但蒂亚戈-席尔瓦领衔的防线经受住了考验,而为切尔西率先进球的也是他。  开场不久切尔西防线就遭遇重击,今天过生日的奇尔维尔在拼抢中受伤无法坚持被换下,加上之前受伤的詹姆斯,两天时间切尔西倒下了两名主力边后卫。替补奇尔维尔出场的埃莫森本赛季之前只踢了9分钟的英超,出场后他镇守的左路很快成为了西汉姆的重点进攻区域,幸好有席尔瓦多次为埃莫森补位化解了险情。  比赛来到第10分钟,切尔西获得角球机会,芒特开出的角球准确找到了无人防守的席尔瓦,后者一记强有力的头球攻破了西汉姆的球门,这已经是他本赛季联赛的第二个进球,也是切尔西第八次通过角球破门。  而随着比赛的进行,西汉姆逐渐掌握了局面,频繁冲击着切尔西的阵地,而在席尔瓦的指挥下,两名久疏战阵的边后卫阿斯皮利奎塔和埃莫森虽然被突得很狼狈,但凭借整体的防守体系,切尔西一次次化解了西汉姆的结果。凭借亚伯拉罕101秒内的两个进球,切尔西最终3-0拿下了比赛。  全场比赛,席尔瓦除了1个进球外,还有6次解围、3次拦截和1次抢断的表现,他10次争夺高空球6次成功,6次长传4次都准确到位,此外还封堵了对方绍切克一次很有威胁抽射,最重要的还是席尔瓦的指挥作用。赛后的全场最佳投票,席尔瓦拿下过半的选票领跑。《太阳报》称赞席尔瓦:他仿佛时光倒转,36岁的他踢出了25岁的水平和气势。  今年夏天,席尔瓦以36岁的年龄自由身加盟切尔西,引起了不小的质疑,不少人认为他很难适应英超的高强度对抗,席尔瓦也确实遭遇了对西布朗比赛中那样失误丢球的窘境,但随着赛季的进行,席尔瓦以惊人的速度融入了切尔西,在他的带动下,中卫搭档祖玛进步明显。在今夏切尔西的新援中,席尔瓦和门迪目前为止都非常出色,考虑到席尔瓦的0转会费,他无疑中目前最超值的一个。  兰帕德执教切尔西以后,防守问题一直让他头疼,如今有了席尔瓦这位顶级中卫,后防线的情况有了极大改善,本场能战胜西汉姆,后防线顶住进攻非常关键。根据巴西媒体透露,席尔瓦甚至已经开始进行考教练证的准备,在最近的采访中席尔瓦也确认了这一点,他表示自己未来如果执教,切尔西会是他的目标之一。  (斗神)

俄罗斯举重名将兴奋剂二次违规 面临最高八年禁赛

俄罗斯举重名将兴奋剂二次违规 面临最高八年禁赛
12月21日,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五届举重世锦赛冠军塔蒂亚娜-卡什里娜因违反兴奋剂规定而被暂时禁赛。  卡什里娜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女子举重75公斤以上级的银牌获得者,当时获得金牌的是中国选手周璐璐。卡什里娜曾五次获得世锦赛的冠军,四次75公斤以上级,一次87公斤以上级,她还是八次欧锦赛的冠军。卡什里娜被认为是东京奥运会女子87公斤以上级有可能竞争金牌的选手之一,也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和李雯雯争夺冠军的选手之一。  报道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在调查期间从莫斯科实验室拿到了2012年至2015年期间俄罗斯运动员兴奋剂检测结果,29岁的卡什里娜因此被暂时禁赛。按照目前这个处罚,卡什丽娜将无缘东京奥运会预选赛,预选赛预计将在明年4月结束。2006年,卡什里娜只有15岁时曾因兴奋剂违规被禁赛两年。按照现有规定,卡什里娜还面临着最多八年的禁赛,因为她已经是第二次兴奋剂违规了。  卡什里娜拒绝回答塔斯社的相关问题。俄罗斯举重联合会主席马克西姆-阿加皮托夫在与奥运会内部人士联系时也拒绝置评。  今年4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完成了对莫斯科实验室数据库的调查,并向27个不同的反兴奋剂机构转交了298起涉嫌犯罪的细节,国际举重联合会就是其中之一。国际举重联合会已经将其所有的反兴奋剂程序交给了国际检测机构(ITA),该机构负责处理历史案件以及最近检测出呈阳性的样本。据悉,大约有60名俄罗斯举重运动员涉案,其中一些人已经被暂时禁赛或其案件正在审理中。其中还有一位世界冠军,2013年和2014年世锦赛男举105公斤以上级冠军阿尔贝戈夫。  俄罗斯奥林匹克队原本有机会在举重项目上男女各派一名选手参加东京奥运会,而其他协会最多可以派4男4女。上周,体育仲裁法庭决定对俄罗斯禁赛两年,但合规的选手可以以中立选手身份参赛,原本卡什里娜有希望成为女选手中唯一一位参加奥运会的,她与李雯雯的对话也是该级别看点之一。  卡什里娜被禁赛,美国选手莎拉-罗伯斯可能成为获益者,新西兰的变性选手哈伯德也可能获益,两人也都有机会争夺奖牌。该级别目前最大的夺冠热门是中国选手李雯雯和朝鲜选手金国香。  近年来,举重成为兴奋剂高发项目,加上国际举重联合会内部不断爆出丑闻,举重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上被裁掉了四个项目,参赛名额缩减30%。此前有媒体报道此事时,直接用“自取其辱”来形容。